长安同人绘!宠溺金角与傲娇银角

作者:来源:官方发表时间:2019-03-05

“金角,金角!”

“哥哥,哥哥!”

我又听到了梦里的呼唤,她嗓音甜美清脆,一身粉白相间的衣裙,梳着两个粉色的发辫,头上还有两个银色的长角。

“笨哥哥,臭哥哥!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她的轮廓模样也渐渐清晰,其实她不是人类,而是我的……

我睁开双眼,从梦里醒来,身上落满了粉色的桃花花瓣,银发上也沾染了些许。

昨晚我喝得酩酊大醉,之后抱着酒壶,仰卧在桃花树下,又是幻梦一场。

我叫金角,能坐着绝不站着,能躺着绝不坐着,平时懒散惯了,也是个没什么脾气的妖。不过要是惹怒我了,我酒后一张嘴,能喷出一团火。

我不想将自己一直约束在妖族内,便到了人间。如今是大唐盛世,我观风景如画,品人世百态,仗剑沽酒走天涯。

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,还是家里那个性子倔强,脾气有点古怪的妹妹“银角”。

我游历人间的途中,也遇到了其他妖族,他们最近得知了银角的消息,也纷纷告知我,说我家妹妹又要比武了,但这一次,是比武招亲。

白天的长安城内,人群熙攘,十里长安街,繁华喧闹,酒香四溢;到了夜里,也是灯火通明,笙歌迭奏。

夜色渐浓,已过三更。妹妹银角的擂台,到了深夜才会出现,而且普通人类是无法瞧见的,只有我们妖族可见。

说到我妹银角,是个从小就潜心修炼法术的小姑娘,她日常话少,动不动就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,也不像其他妖族女孩爱打扮,更别提是谈恋爱了。

而追求她的男妖们,一个比一个惨,她估计命里克夫。我记得提出和她交往的三十八个对象里,挂了二十个,重伤十九个,唉……

眼看她到了适婚年纪,妖族内的长辈们一个个都很犯愁,也拿她没办法,所以才出此下策。

其实我离开妖族,还有个原因,就是想远离妹妹银角的视线。如果她算是后天努力争上游,那我就是天赋异禀,自小就被长辈们看中了,他们都夸我悟性好,是个奇才,肯定能熟练掌握各种高级术法,事实证明,我确实也做到了。

可我对继承家业,甚至竞争妖界君主之位,半点兴趣都没有,所以整天喝得醉醺醺,随便哪儿,倒地就能大梦一场。

银角本就有些嫉妒我的天赋与才华,后来更是觉得我散漫不可靠,看我越来越不顺眼。

今夜,我的目光集中到了擂台上的银角身上,银角的模样依然没变,一如我梦境中的可爱娇俏。

银角和我一样能喷火,她向来求胜心重,动作凶狠野蛮,将上台求亲的男妖,打得鼻青脸肿,嗷嗷直叫,其中有个虎妖还不小心被烧了尾巴,屁股着火的他,绕着擂台,哭着跑了一圈。

渐渐的,都没妖敢上台了,这时候我按捺不住了,变化成了别的妖怪样子,站在了我妹的面前。

我不忍下重手,每一招都有所退让,经过好几个回合,我与银角僵持不下,仍是没分出胜负。

银角突然眉头一蹙,叫道:“金角!”

我:“……”

我就知道,自己根本瞒不住她的。

从小到大,我为了讨她开心,故意变猪变牛变羊,只要她喜欢,我愿意变成任何模样,将她宠上天。

可惜每一次,洞察力惊人,敏锐的她都能发现,我想这可能也是她的一种天赋。

银角认出了我,许久未见,我们兄妹俩重逢时的场面有点尴尬,她也明显生气了:“金角,不许放水!”

这种话她也跟我说了无数遍,哪怕是输了,她也不希望我故意让着她,甚至认输,银角的自尊心很强,我也必须尊重她。

结果我又赢了,她无力地跌坐在地,我刚上前拉起她,并且安慰,她却自己爬了起来,还扬起脑袋盯着我。

“输一次又不要紧,金角,我们继续!”

“好。”

到了凌晨,天都亮了也没什么结果,台下的妖怪也都走光了,这一场比武招亲最终不欢而散。

“对不起。”我向银角道歉。

“光是嘴上说说,有用吗?还不如实际点!”

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
她思索片刻,然后指了指我的头上:“你的角。”

我们一族头上的角,象征了太多,可不能随意折断,弄不好也会折损妖力与寿命,不过……

“银角,你若当真想要,那无论是天上星,还是我自己的角,我都给你。”

她听后一慌,阻止了我:“臭金角!笨哥哥,我……我就是开个玩笑,我才不要你的角呢。总有一天,我会超越你的!

我一笑而过,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傻丫头。”“金角,金角!”

“哥哥,哥哥!”

我又听到了梦里的呼唤,她嗓音甜美清脆,一身粉白相间的衣裙,梳着两个粉色的发辫,头上还有两个银色的长角。

“笨哥哥,臭哥哥!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她的轮廓模样也渐渐清晰,其实她不是人类,而是我的……

我睁开双眼,从梦里醒来,身上落满了粉色的桃花花瓣,银发上也沾染了些许。

昨晚我喝得酩酊大醉,之后抱着酒壶,仰卧在桃花树下,又是幻梦一场。

我叫金角,能坐着绝不站着,能躺着绝不坐着,平时懒散惯了,也是个没什么脾气的妖。不过要是惹怒我了,我酒后一张嘴,能喷出一团火。

我不想将自己一直约束在妖族内,便到了人间。如今是大唐盛世,我观风景如画,品人世百态,仗剑沽酒走天涯。

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,还是家里那个性子倔强,脾气有点古怪的妹妹“银角”。

我游历人间的途中,也遇到了其他妖族,他们最近得知了银角的消息,也纷纷告知我,说我家妹妹又要比武了,但这一次,是比武招亲。

白天的长安城内,人群熙攘,十里长安街,繁华喧闹,酒香四溢;到了夜里,也是灯火通明,笙歌迭奏。

夜色渐浓,已过三更。妹妹银角的擂台,到了深夜才会出现,而且普通人类是无法瞧见的,只有我们妖族可见。

说到我妹银角,是个从小就潜心修炼法术的小姑娘,她日常话少,动不动就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,也不像其他妖族女孩爱打扮,更别提是谈恋爱了。

而追求她的男妖们,一个比一个惨,她估计命里克夫。我记得提出和她交往的三十八个对象里,挂了二十个,重伤十九个,唉……

眼看她到了适婚年纪,妖族内的长辈们一个个都很犯愁,也拿她没办法,所以才出此下策。

其实我离开妖族,还有个原因,就是想远离妹妹银角的视线。如果她算是后天努力争上游,那我就是天赋异禀,自小就被长辈们看中了,他们都夸我悟性好,是个奇才,肯定能熟练掌握各种高级术法,事实证明,我确实也做到了。

可我对继承家业,甚至竞争妖界君主之位,半点兴趣都没有,所以整天喝得醉醺醺,随便哪儿,倒地就能大梦一场。

银角本就有些嫉妒我的天赋与才华,后来更是觉得我散漫不可靠,看我越来越不顺眼。

今夜,我的目光集中到了擂台上的银角身上,银角的模样依然没变,一如我梦境中的可爱娇俏。

银角和我一样能喷火,她向来求胜心重,动作凶狠野蛮,将上台求亲的男妖,打得鼻青脸肿,嗷嗷直叫,其中有个虎妖还不小心被烧了尾巴,屁股着火的他,绕着擂台,哭着跑了一圈。

渐渐的,都没妖敢上台了,这时候我按捺不住了,变化成了别的妖怪样子,站在了我妹的面前。

我不忍下重手,每一招都有所退让,经过好几个回合,我与银角僵持不下,仍是没分出胜负。

银角突然眉头一蹙,叫道:“金角!”

我:“……”

我就知道,自己根本瞒不住她的。

从小到大,我为了讨她开心,故意变猪变牛变羊,只要她喜欢,我愿意变成任何模样,将她宠上天。

可惜每一次,洞察力惊人,敏锐的她都能发现,我想这可能也是她的一种天赋。

银角认出了我,许久未见,我们兄妹俩重逢时的场面有点尴尬,她也明显生气了:“金角,不许放水!”

这种话她也跟我说了无数遍,哪怕是输了,她也不希望我故意让着她,甚至认输,银角的自尊心很强,我也必须尊重她。

结果我又赢了,她无力地跌坐在地,我刚上前拉起她,并且安慰,她却自己爬了起来,还扬起脑袋盯着我。

“输一次又不要紧,金角,我们继续!”

“好。”

到了凌晨,天都亮了也没什么结果,台下的妖怪也都走光了,这一场比武招亲最终不欢而散。

“对不起。”我向银角道歉。

“光是嘴上说说,有用吗?还不如实际点!”

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
她思索片刻,然后指了指我的头上:“你的角。”

我们一族头上的角,象征了太多,可不能随意折断,弄不好也会折损妖力与寿命,不过……

“银角,你若当真想要,那无论是天上星,还是我自己的角,我都给你。”

她听后一慌,阻止了我:“臭金角!笨哥哥,我……我就是开个玩笑,我才不要你的角呢。总有一天,我会超越你的!

我一笑而过,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傻丫头。”